旅游博览会-旅游博览网!

穿行川藏 看最美的风景

走川藏线,是被很多驴友奉为对自己影响一生的经历。而川藏线这条经典的旅行线路,也被很多旅游媒体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争先报道。所以,走川藏线成为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心愿。

 

穿行川藏线
穿行川藏线

 

从拉萨回来之后,坐在电脑前敲下那一个个熟悉的地标,翻看着旅途记录下的那些感人画面,我在唏嘘,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走川藏线,而且还是以自驾的方式。

 

一路上,迎风前行。
一路上,迎风前行。

 

行走在川藏线上,你会发现有很多人在以自己的方式,完成着对“旅行的意义”这个大命题最好的诠释。徒步、骑行、搭车、自驾……川藏线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故事与大美的风景。而这所有的一切,或许在2015年都将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,沿线许多地方都在修建隧道,曾经的大美川藏线和高峰体验将被狭长且黑暗的隧道所取代。

 

这样曲曲折折的山路,已经数不清走了多少。
这样曲曲折折的山路,已经数不清走了多少。

 

那些景,从此我与你近在咫尺,却无法相望从成都出发,一直到圣城拉萨,全程2650公里的距离,翻越了无数个山头,无数条溪流、急滩……叫得上名字的就有二郎山(2182米)、折多山(4298米)、高尔寺山(4412米)、剪子弯山(4659米)、卡子拉山(4432米)、海子山(4685 米)、宗拉山(4150米)、拉乌山(4369米)、觉巴山(3911米)、东达山(5008米)、业拉山(4685米)、安久拉山(4325米)、色季拉山(4559米)、米拉山(5013米);跨过了大渡河、雅砻江、金沙江、澜沧江,怒江上游、以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……如今,坐在电脑前,看着这一个个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地方,犹如身在梦境之中,如此多高海拔地区,就让我这么平安、顺利的度过了。

 

站在折多山,可以眺望到远处山坡上的康定情歌几个大字。分别用中英藏文书写
站在折多山,可以眺望到远处山坡上的康定情歌几个大字。分别用中英藏文书写

 

这次自驾行程第一天的前半段,领队特意带我们走了一段即将就要消失的路段:石棉县大岗山水电站沿线。大岗山水电站位于大渡河石棉县境内,在走这段路的时候发现,两边的房屋已经人去楼空,公路也已经破烂不堪、坑坑洼洼,旁边的水电站工地正在紧锣密鼓的赶着工期。说不定,在我现在码字的这段功夫,在你在阅读这篇博文的时候,这段路已经被淹没,成为了历史了。

 

站在折多满山的经幡处,眺望一辆辆抵达的车辆。
站在折多满山的经幡处,眺望一辆辆抵达的车辆。

 

我认为从康定开始,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了318国道川藏公路境内,随着海拔的升高,风景也在移步一景中变化着。也是从康定开始,频频出现在各种游记、纪录片中,烂熟于心的地名才真正的让我觉得,川藏线我来了……新都桥、塔公草原、折多山、巴塘、理塘、波密、林芝等等,多到让你不得不随时拿纸笔记下来,才能在日后的回顾时一一的对上号。

 

高城理塘。
高城理塘。

 

川藏线上的高山、峡谷、雪山、草甸,飘扬的经幡,悠闲的牛羊,再加上一个个被称为生命禁区的高海拔垭口地带,一座座风格不一的藏式民居……川藏线的魅力,绝非你坐在电脑前看看那些炫酷的图片,就可以能够感受到的。这也是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,通过自己的方式,在川藏线上进行着属于自己的朝圣之旅。

 

半路上的遗迹
半路上的遗迹

 

其实,今年走川藏线,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情愫。2014年正好是川藏公路通车60周年,穿行在这条风雨60年的天路上,会更加的感慨人类的伟大,以及川藏公路对沿线居民的重要性。川藏公路很险,除了高反对人的意志的威胁,一段段悬崖峭壁、坑坑洼洼;一处处泥石流、山体滑坡,再加上如通麦、排龙这样的天险,川藏线上处处存在着危险,稍不留神就有夺去生命的危害。

 

川藏线上的“英雄”们
川藏线上的“英雄”们

 

当然,这所有的一切危险,将随着川藏公路上各个隧道的建成通车,而告别历史的舞台。但是,随之而与我们告别的还有一个个曾经昭示着人类的顽强、人类不断挑战自己的一个个高海拔垭口,无数的风景都将被挡在一个个隧道中。当然了,隧道的建成,也缩短了成都到拉萨的距离,加上日后林拉高速的建成,曾经用小十天才能走完的川藏线,或许只需要三四天就能走完。而之前所面临的高反、泥石流、山体滑坡等危险也会降到最低。总的来说,有喜有忧吧,安全永远都是第一位的。

 

路上的风景
路上的风景

 

那些人,行走川藏,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交付于此。在川藏线上,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的人,他们用自己的方式,骑行、徒步、搭车、自驾……在这条被称为天路的路上,书写着属于自己的故事与神话。或许,他们没有太多的豪情壮志,行走于此只是为了去行走,去对自己有一个交代;或许,他们的骨子里有一点点的小文青,行走于此只是告诉自己,曾经乃至现在都还没有丢掉的那一股子“酸腐味”;当然,这条路上或许还有另外的一种人,在穷游说词遍地的今天,打着穷游的旗号,消费着越来越多的好心人的好心相助,一路到拉萨,还恬不知耻的炫耀自己用最少的钱抵达目的地,却没有对沿途帮助过的人以示感谢。

 

朝圣者,川藏线上最让人感动的人。
朝圣者,川藏线上最让人感动的人。

 

有句话不是说了嘛,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这样的现象,在川藏线上尤其多见。

川藏线上不缺故事与感动。

在高尔寺山垭口,停车休息的时候,遇到两个正从山脚下扛着自行车,顺着小路,顶着高反,喘着粗气,爬上来的年轻人。

 

1

 

他们告诉我说,是从成都来,辞了职,从成都到高尔寺山垭口的时候,已经骑行了19天了,整个队伍有十几个人。我不记得是不是有问他们此行的目的。其实,目的有时候也并没有那么重要,在路上就好。

 

追赶
追赶

 

这趟旅程还遇到两个人,让我记忆犹新。在4559米的色季拉山口,跟着大部队人马看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南迦巴瓦峰,返回停车场的时候,遇到正在向着色季拉山口艰难骑行的一个骑友。快到山口的时候,见他停好自行车,又跑了回去。原来是在帮助同伴一同过山口。

 

怒江108拐,其中一拐。
怒江108拐,其中一拐。

 

听其中的一个跟我说,他们来自江苏,遇到我的时候,已经骑行了180天……在色季拉山口的时候,其中一个还遇到严重高反。如今,我已经回到了家里,不知道这两个小兄弟骑行到了哪里。祝福他们。

 

路上的风景
路上的风景

 

川藏线上的人,说上几天几夜都无法说完,就骑行的人就见到了十几拨。而穿的整整齐齐,一步步迈向拉萨的徒步者,也比比皆是。有些徒步者确实是在用双脚丈量着川藏线,这些人我很敬佩。但有些人,我不想提,只能送他们两个字:呵呵。

从成都出发,历时九天,行程2650公里,终于抵达圣城拉萨。这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的九天时间里,昂科威一路搭载我上高原、过激流、走悬崖峭壁、淌坑洼浅滩,良好的性能让其一路都呈百分之百饱满的状态前行。有的时候,在过一些坑洼路段时,我都有点心疼这辆车。不过还好,它的表现从第一天上路,就没有让我失望过,也没有过一次哑火的时候。在颠簸路段,启动运动模式,整辆车也变得硬朗了许多,让坐在车内的我将颠簸的程度与幅度降低到最小。

 

路上的风景
路上的风景

 

长途自驾旅行,最担心的就是旅途的疲劳。想想看,走川藏线的这九天,每天待在车上的时间平均都要有差不多8个小时以上的时间,如果车子不舒服,那简直可以说是噩梦一般的旅途了。而别克昂科威舒适的座椅,九天下来让我毫无疲惫感,这说起来没有半点虚言。这几天,我一直都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在我休息小憩的时候,无论怎么翻身,都可以让我轻松自如;可伸缩调节座椅,以及宽大的空间,即使比我高的人都毫无压迫和紧凑感。

 

9月的川藏线,油菜花才刚刚开放。
9月的川藏线,油菜花才刚刚开放。

 

驾车长途旅行,音乐的陪伴是多么重要,我想不用我说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。别克昂科威的BOSE音箱系统,让整个视听效果立马上升了一个档次,同行的朋友放的演唱会,就跟在现场听的感觉一样。爽!

 

站在布宫,眺望药王山
站在布宫,眺望药王山

 

这趟自驾之旅,还绕道去了一趟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:墨脱。提到墨脱,人们第一印象便是蚂蟥、泥石流、山体滑坡这样的字眼。2013年10月底,随着嘎隆拉隧道的建成通车,中国最后一个未通公路的县也宣告正式通车了。别克昂科威穿过嘎隆拉隧道,行驶在眼睛在天堂,脚下便是地狱的“墨脱公路”,同样经受住了考验。从墨脱公路80K,直到墨脱县城,短短60多公里的路程,开了将近有4个多小时,时速一度底到只有十几公里。昂科威继续保持着良好的状态,把我们平安的送进墨脱县城,又平安的带我们离开。真的要感谢昂科威,如果不是它,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走进着隐藏着的莲花圣境——墨脱。

 

五彩的山峦。
五彩的山峦。

 

后记

每一次的旅程,都是从最初的相识,到旅程中的相熟,再到终点的分别。或许是这样的分分合合经历的多了,多多少少有了一点麻痹的感觉。而,行走川藏线似乎让我又找回了还未曾泯灭的感动。

 

奔流不息的雅鲁藏布江
奔流不息的雅鲁藏布江

 

就如在拉萨最后的告别晚宴中,有朋友说到,我们这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团队。当然,说经历过生死难免有点夸大了,但是一路上我们跨天险,走天路,同行九天,无论是和人,还是与车,都结下了割舍不下的情谊。

 

通麦天险,危险伴随。
通麦天险,危险伴随。

 

或许有些人之间,九天的时间里连话都没有机会说过,但是一个眼神的递来,就能明白其中所包含的点滴关心与问候。我想,这是西藏的魅力,让原本浮躁、不屑一世的都市人,都回归到了最初的自己,都看到了最真实的自己。感谢一路同行的你们!

 

路上的风景
路上的风景